写于 2017-12-08 04:02:29| 名仕亚洲ms777| 经济
<p>经济学家在月刊专栏中感到遗憾的是,劳动法的改革并未伴随着公司治理的变化</p><p>作者:Thomas Piketty于2017年9月9日06:42发布 - 2017年9月9日更新时间:11h56播放时间4分钟保留给CHRONIC订户的文章</p><p>我们应该怎样考虑政府倡导的劳动法改革</p><p>主要措施,也是最受批评的措施是将不公平解雇的补偿限制为每年服务一个月的工资(以及超过十年的半个月)</p><p>换句话说,雇主可以自由解雇已经在公司工作十年的雇员,而不必表现出任何“真实和严重的原因”,并且法官无法向他征收超过10个月工资的赔偿金</p><p>对于在场的员工,为期三十年,赔偿金额不得超过20个月</p><p>问题在于,在失业救济金和重新分类方面,解雇的社会成本往往要高得多</p><p>为了增加雇用的激励,这种真正的裁员许可可能会增加雇主的专横权力,产生不利于员工长期投资的不信任感,也会增加投诉骚扰或歧视(不受限制)</p><p>加速司法程序会更加有用,因为法律程序在法国是非常缓慢的</p><p>令人遗憾的是,政府甚至没有抓住这个机会来加强员工对公司治理的参与</p><p>特别是,如果根据CFDT的要求同时决定大幅增加董事会的员工席位数量,那么改革就会更加平衡</p><p>它也将促进真正的欧洲经济民主模式</p><p>我们回去吧</p><p>有些人有时会认为,定义股份公司股东和员工权力的规则在十九世纪一劳永逸地得到了解决:行动,声音,最后一点!实际上并非如此</p><p>早在20世纪50年代,日耳曼和北欧国家就制定了立法,彻底改变了这种平衡</p><p>所述目标是促进“共同决定”,即在资本和劳动力之间真正分享权力</p><p> “员工代表占德国大公司董事会席位的一半”这些规则在过去几十年中得到了巩固</p><p>目前,员工代表持有德国大公司董事会一半的席位,以及瑞典三分之一的席位,无论是否有股权</p><p>人们普遍认为,这些规则有助于员工更好地参与德国和瑞典公司的战略,